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part11.对他有意思
    傍晚,给妹妹送完晚餐的伊年回到自己的住处,打开电脑,登录游戏。

     最近他没接到什么单子,之前的单子又已经打完,闲来无事,他来到了自己公会的聊天频道。

     【系统】玩家一切为了生活进入聊天室。

     消息一出,公会的聊天频道里就炸开了锅:

     【公会】小米加冲锋枪:卧槽,我看到了什么?!

     【公会】牛肉罐头糖醋鱼:我的天,会长大人居然会来这里,奇迹啊!

     【公会】颜色不换太难看:楼上说的不对,会长能来这儿已经不能算奇迹了,这简直就是传说好吗?

     【公会】出生开始降妖除魔:原谅我才疏学浅只会喊666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看见公会频道里一连串表示惊讶与崇拜的信息,伊年显得很淡定,直接打字:“公会的兄弟们你们好啊!”

     又一个重磅炸弹!

     【公会】萌萌的白萝卜酱:夭寿啦,会长居然主动跟我们说话啦!

     【公会】腐女军团扛把子:这是要攻转受的节奏么?

     【公会】饿了就得吃饭:卧槽,幸福来的太突然了,我要截图发个朋友圈!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也不能怪这群公会成员这么激动,因为伊年身为公会的创始人虽然实力很强,但给大多数成员的印象是冷漠的——从不管理,从不带队,从不派放福利,更别说来聊天室陪他们扯淡了。

     即使公会成员问他问题,他也只是简单地回复几句,久而久之,“会长大人是个高冷的家伙”的消息就传遍了公会。

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为了不让公会成员再这么一惊一乍地讨论下去,伊年开始带他们打炼狱副本,获得的战利品由其他们瓜分,自己分文不取,算是发福利。

     无奈空位只有四个,先到先得,那些手速不够快的就只能在公会聊天频道里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 【公会】萌不萌你说了算:居然没挤进去,好气哦。

     【公会】一颗清凉薄荷糖:唉,没办法,会长大人太受欢迎了。

     【公会】秃头秃驴秃鹫:呵呵,我单身二十年的手速都没加进去,你们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一连七局炼狱副本,伊年玩的都是最擅长的弓箭手。犀利的走位,行云流水的操作,这让有幸加入队伍的公会成员们目瞪口呆,感觉自己完全是在躺着看弓箭手的翻滚表演。

     果然会长的实力名不虚传啊……

     就在第七局的BOSS血量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,好友列表一条信息闪动,来自小呆瓜沫沫。

     她说:一起玩吗?

     又来了……伊年眉头一皱,这个小呆瓜沫沫从加自己好友开始,几乎每天晚上都会问这么一句话。如果他回复“不玩”或者“有事”,得到的一定是个“哦”的回复。而如果自己要是回复“在游戏中”或者“一会儿再玩”,得到的回复总是“我等你”。

     不信?那就试试。

     只见伊年控制着弓箭手退到BOSS攻击范围之外,才点出聊天框回复:我还在打副本呢。

     “嗯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 这种回复,猜都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 有时候他也很好奇对面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反正肯定是妹子没跑,关键是性格类型方面。不过伊年觉得,她虽然游戏玩得6,但心思简单细腻,应该是个单纯的软妹子。

     事实上,他猜对了,以至于远在某学院宿舍书桌前玩电脑的楚灵沫捏着鼻子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听到喷嚏声的苏荷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看了看表,临近十二点,见闺蜜仍然在玩,嘟囔道:“死沫沫,多晚了还不睡觉,就算玩游戏也不要这么入迷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快了,我再打一局。”楚灵沫回答。

     苏荷见她抱着马克杯喝着冲好的麦片,却并没有开始游戏的意思,又道:“那你倒是开啊,楚学霸,明天还要不要上课啦?”

     “我在等人。”楚灵沫只好据实以告。

     “谁啊?又是那个弓箭手玩家?”苏荷一说到弓箭手,又想起今天带自家闺蜜去心理咨询室的情景,那感觉真是……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进到心理咨询室,苏荷话不多说便开门见山,指着楚灵沫对心理医生道:“医生,我家沫沫总是幻想自己眼前存在着一个弓箭手科恩……额,一个游戏角色。请问这是不是幻想症的症状啊?”

     “不必紧张,这游戏我儿子也在玩。”医生微微一笑表示淡定,继续解释道,“的确,这种现象确实有幻想症的嫌疑,不过还好不说,容我先问她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苏荷应着,双眸转向楚灵沫,瞬间变脸,“沫沫,好好听着,如实回答!”

     楚灵沫自然没脾气,她只想早点解脱。

 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请问你在幻想那个人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其他与之相关的事情,比如,想像他存在的同时有没有打算跟他看个电影喝个咖啡?”

     “有的。”比如她想找到他好好说声谢谢,楚灵沫心里默默地想。

 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请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幻想到他的存在的?”

     “额……”楚灵沫本来想说实话,又觉得难以开口,便换了个笼统的说法,“有麻烦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所幻想的对象在现实中是否有替代者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游戏玩家算吗?”楚灵沫想到了那个比她还强的高手,那家伙玩的就是弓箭手科恩,每次想到那次的离奇遭遇都会顺带想起这个高手,然后顺带打开电脑,顺带登录游戏。

     这也是她每天晚上都玩游戏的原因,每天想的太多,思想也变更呆板了。

     虽说她本来就呆板。

     “当然算,游戏玩家平时虽然不能低头不见抬头见,但其实原理都一样,都是现实中印象很深刻,才会产生幻想。”

     “很明显,你是对那个游戏玩家感兴趣才会出现幻想的,这是男女之间的朦胧情感,只要适当控制住就好,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哎,不是幻想症吗?”苏荷听到这个结论瞬间惊呆,她可是口口声声听到楚灵沫说科恩真实存在的啊!

     “不是,她很正常,只是比常人思念的想法更迫切一点而已。至于该怎么抑制她的幻想,我想,只有见到那个游戏玩家一切问题才会真正迎刃而解吧,说不定他是个丑逼呢?”

     于是,楚灵沫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镜头拉回现在。

     “嗯,他还在玩,所以我等他打完再玩。”楚灵沫说着打了个哈欠,眼皮有些撑不住,可还是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,尽量不让自己闭眼。

     “瞧你,都困成这样了还不去睡,一点也不爱惜自己。”苏荷小声责怪。

     “没办法,我答应了要等他的。”

     卧槽,心理医生说的果然是真的!沫沫果然对那个游戏玩家有意思!

 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之前的猜想也没有错!

     惊讶之余,苏荷突然又有些心疼她,日思夜想某个人却不能相见,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很难受吧?

     “哎,沫沫,你想不想见他啊,我可以帮你找到他。”苏荷灵机一动,觉得自己有必要为闺蜜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难为情归难为情,见还是想见的,毕竟她再呆板也有偶像情怀,也想看看自己一直崇拜的高手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“我爸的直播平台还缺几个游戏主播,不如我推荐他去吧。如果他会来的话,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,这样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样不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认识了那么久,见一面又怎么了?”苏荷实在受不了楚灵沫这种遇事多变的性格,语气加重又继续道,“我不管,物色游戏主播是我的事,人我是打定主意要拉的,至于你去不去见他,随便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这话,楚灵沫愣愣地看着电脑屏幕,此时正好好友游戏邀请信息闪动,发信人叫“一切为了生活”。

     看到这里,楚灵沫点击接受游戏邀请,心中似乎有了答案。